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杂文

新加坡佛教漫谈

作者 : 隆根法师

新加坡佛教漫谈

  [新加坡佛教总会会长*隆根长老]

  【 一、佛教发源 】

  佛生于印度,那是距今两千六百二十七年之前的事,那时印度东北(在喜马拉雅山麓处、今尼泊尔区),有一小国,名迦毗罗卫,国王名净饭。当时摩耶王妃诞生一子,名悉达多,生后长大,受过优良教育。十九岁时娶天臂城主女耶输陀罗为妃,生子罗侯罗,但悉达多太子有感人世无常与多苦,要求解脱而于三十五岁(有云二十五岁),出家修道。经六年访师寻道,苦行六年,终在三十五岁时(有云三十岁),一日于毕波罗树(后名菩提树)下打坐自修,夜睹明星而觉悟人世无常之因,人生苦恼之本,获得解脱之道而成大觉佛陀。

  继而说法,度鹿野苑五比丘,建立佛、法、僧三宝具足的佛教,从此展开教化工作,救度世间众生的活动,直至年高八十而离世(入涅盘)。

  人间自有悉达多成佛说法度生,始有佛教的建立,而佛陀所觉悟的人世无常真理,原来无常是因缘起之故,凡是因缘而现起的人世一切法,终要归到缘散而灭的结果。于此不觉而求常乐不得,世人故有苦恼无边,佛陀证悟缘起之理,打破人我执著,因之解脱人生之苦。佛陀为除人世之苦,故说法觉人,乃成人间慈悲救世的大圣人,受到世人的崇仰与学习。于此可知佛之所以为佛的要义。而佛灭之后,佛的弟子,为怀念佛的恩德。而集结佛在世时的所说教法而传世,故有佛教的住世发展,不断地流传到世界各地。

  【 二、佛教发展 】

  l。南传佛教,这是佛灭后最初五百年中的事。大约在佛灭二百年间,当时有孔雀王朝第三代君主阿育王在世,这时佛教大盛。佛教在阿育王护持之下,派遣大批传教师至各地传教,其中有王子摩哂陀比丘等师,至狮子国(即锡兰,今名斯里兰卡)传扬佛教,而后又传至缅甸、暹罗等地。这一系都以巴利文佛典为依、因成巴利文系的南传佛教。也称小乘佛教,或原始佛教。

  2。北传佛教,这在佛灭后第二个五百年间大乘佛教兴起,在汉明帝时,传入中国,而后传至高丽(今韩朝地)、日本等国。这一系以梵文佛典为依,成北传佛教,也称大乘佛教。

  3。藏传佛教,这在佛灭后第三个五百年中传入西藏,主要为密法,以藏文为依,成藏传佛教。而后这三系佛教,分别传向世界各地。由于三系所依佛典因有巴利文、梵文、藏文不同,及时间地区流行不一,而成三大系统佛教。 此三大系统佛教,而今有汇合流行到南洋诸国,如今时新加坡共和国内,也有此三系佛教流行。

  我是北传佛教僧伽,对北传佛教在新加坡流传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情况如何?觉得信崇北传佛教与学习北传佛教的僧俗人士,都应有所了知,所以本人特在佛总这次讲座中,提出立新加坡佛教漫谈一题来与出席今晚佛理讲座的诸位一谈,藉此以供诸位对新加坡佛教,尤其北传佛教的了解与认识。这是我今晚演讲的愿望。现在开始讲“新加坡佛教的过去”,也就是距今五十年前新加坡的佛教。

  【 三、新加坡佛教的过去 】

  这里我先提出新加坡佛教过去来一谈。新加坡地方的存在,早在佛教没有出世之前即有了。不过新加坡的成名,成为现在世人心目中的狮城,应在一百七、八十年之前的英人莱佛士登陆开埠为始,以及华民从中国南部闽奥地区移来谋生而渐著。尤其华人带来了民族与宗教的信仰,作为生活的依靠,如遇天灾人祸时,或自觉流落他乡会感到无所恃怙,这时仰祈神灵佛圣来安顿心灵,不失为一个良方。所以在新加坡华人社会中,有各种神庙的建立,表示信仰的复杂,儒释道神等俱有。佛教的观音信仰、地藏信仰亦是众多,这是新加坡开埠以来,佛教还未正式传来的情况。

  新加坡开埠至今,不过近二百年,成立国家也只三十八年。佛教正式传入,应从有寺庙与僧伽算起。新加坡最早的佛教庙宇,应说是大清道光年间成立的金兰庙旁地藏庙,内供地藏菩萨。这是属于福建会馆修建的。庙址原在丹绒北角地区。有庙而无僧。现任己不存,地方改为公园了。

  佛教正式传入新加坡,要算最早南来的高僧贤慧法师,开建双林寺,这时有寺也有僧。双林寺开建于光绪二十四年,即公元一八九八年,迄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双林寺是一座具有北传佛教规模与特色的大寺庙,象征北传的大乘佛教正式传入,生根发荣,而后乃有普陀寺、普觉寺等等兴建。如以现在已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双林寺,为北传佛教正式传入新加坡为起点来说,分此百年之前半为过去、后半为现代,那末在前五十年的过去中,新加坡佛教有些什么活动与建设呢?于此略为一说于后:

  从开建寺庙说起:除上已说的三大寺外,后来不断地有龙山寺、福海禅院、毗卢寺、圆通寺、普济寺、海印寺、法华寺、观音山、南海寺、灵山寺、頛匠院、莲峰寺、大觉寺、香莲寺、自度庵、苦乐庵、度善庵、度明庵、三宝堂、旃檀林、菩提佛院等二十七座大小寺庵的建立,此上多数为比丘道场,比丘尼道场,只有七八间而己。

  在此过去的五十年中,由中国南来游化高僧有:道阶、太虚、圆瑛、法舫等大师。定居狮城有:贤慧、明光、会泉、转道、普亮、高参、转武、瑞等、转解、瑞祥、演本、慈航、达明、弘宗、广洽、转逢、雪山、妙寿、青凯、忠心、华智、念西、转岸、宏船、步森、广义、竺隐、志航、心昊等法师。以上这些大德高僧,有的为中国佛教领导者,如道阶、太虚、圆瑛等大师这几位大师,学德都非常高上、我早在中国参学时即拜识了。有的我在五十年代之后,六十年代来狮城定居,才有缘亲见,但也有些我只闻名,而无缘见识,如贤慧、普亮、高参、会泉、瑞等、转道、转逢、雪山、转解等老一辈长老,他们可说是新加坡佛教第一代开山祖了。对新地佛教都有奠基的贡献,因为他们大都来自中国福建,大多饱参多学,怀抱发扬佛教宏愿,所以定居新加坡后,即开建道场了。

  在佛教文化建设方面,在过去五十年中,曾有觉华周刊、佛教季刊、狮声专刊、觉灯半月刊、中国佛学月刊、人间佛教月刊、浩然月刊出版,与新加坡佛经流通处开办,但可惜都未能持久即停办了。

  在教育上,曾有中华佛教义学,佛学研究所,灵峰菩提学院与菩提学校之创立,但大都未长久,唯王弄书、毕俊辉居士们发起开办的菩提学校,后交佛总主办,乃能发展而壮大成名校。

  教会方面,曾有新加坡佛教传教会,龙山寺福缘念佛会、中华佛教会、新加坡僧伽逻佛教协会、英文佛教会、中国佛教会、佛教救恤会、僧伽策进社、新加坡佛教总会、新加坡各宗教联谊会等建立。以上这些教会组织,只有中华佛教会与新加坡佛教总会仍在活动,其他组织大多停止活动或停办了。唯一的佛教总会自成立迄今,己是五十多年,不但活动未有停顿过,且成当前领导四众团结为教的中心。

  在居士组织,有佛教居士林的开建,这是由转道和尚提倡,李俊承等居士承办而立,专为凝聚在家修持佛法有所而设。

  以上是过去五十年中,新加坡佛教活动与建设的概括。于此可见住持佛教的僧伽,无论是游化与定居,都从中国而来,当地在家学佛不少,但出家学佛风气未开,出家学佛奇少,一般对佛教了解,也还不很普遍。

  【 四、新加坡佛教的现代 】

  从十九世纪五十年代之后开始,至二十世纪零三年止,我将之划为现代佛教。现代佛教不是突空而来,是依据过去五十年中,佛教高僧大德们,从中国南下,或游化、或定居,建立起佛教根基,现代的佛教,是依据这基础而开建。如果没有过去我在前面提名点出的南来游化与定居狮城僧伽的努力与作为,那有现在佛教生龙似的出现。因此,今时我们僧俗学佛人士,能够受到现代佛教多方法利,不能不对过去佛教高僧大德们,予以感激与崇敬!向他们学习为法为人的精神。过去北传佛教的高僧大德,主要来自中国大陆,后来以时代变动,又受到出入境的限制,外地来僧很难永留,要当地僧伽自己去开发僧源,所以要向过去大德们学习,要度人出家,要培育僧才,才能开展佛教的光大。

  回到佛教现在,在近五十年来,有些什么活动与建设呢?于此也略为一说。

  近五十年中,在寺庙的开建上,又有不少的增加,可以提名的有圆明寺、观音亭、正觉寺、报恩寺、加陀精舍、慈悲精舍、大悲院、妙音觉苑、法藏精舍、菩提兰若、爱道小苑、龙泉寺、龙华寺、普福堂、福善庵、华严精舍、法施林、万佛林、佛缘林、福慧讲堂、善福堂、观音禅林、知皈佛社、海印精舍、竹林寺、宝光佛堂、慧明讲堂、观慈精舍、丹霞精舍、慧严精舍、护国金塔寺、广化寺、药师行愿会、佛光缘等。 居士组织有:净名佛学社、青年弘法团、法轮社、般若念佛堂、宽济堂等建立。 教育上有:新加坡女子佛学院、海印古寺佛学院、佛学班、托儿所、弥陀学校、文殊中学等开设,其中女子佛学院办有十多年,为女众道场,培育不少人才。但后来停办,深为可惜!佛学班为佛总倡办以来,非常兴旺,很多寺院庵堂也都有开办,有如雨后春筝,不停涌出。托儿所亦不少。文化发展有:南洋佛学书局、大觉寺佛经流通处、佛教图书馆、智慧佛经流通处、长青佛教文化服务社、菩提迦耶书局、嘹亮佛经流通处、南洋佛教月刊、狮城潮音季刊、佛友月刊、愿海季刊、琉璃坊月刊等。教会组织有:新加坡世界佛教友谊会新加坡分会、新加坡佛教僧伽联合会、大悲佛教中心、净宗学会等建立。慈善机构有:佛教施诊所、新加坡佛教福利协会、观音救苦会、大悲安老院、万佛堂安老院、万佛林安老院、普觉寺修身院、仁慈医院、慈济功德会等。 在近五十年代中,前来狮城游化的高僧,台湾特多,台湾来的有印顺、白圣、道安、默如、忏云、续明、星云、真华、圣严、幻生、了中、净心、大航、海云、普献等法师与罗锦棠教授、郑振煌居士。中国茗山、明穤、真禅、慈舟等法师。香港圣一、超尘、泉慧等法师。马来西亚竺摩法师。菲律宾瑞今、唯慈、自立等法师。美国仁俊、妙境、印海、超定等法师。定居狮城有:本道、晴晖、广仪、印买、妙灯、永禅、松年、谈禅、悟峰、妙华、性仁、常恒、慧僧、演培、优昙、大雄、明真、能度等法师及本人。以上游化与定居的大德,对新加坡佛教的推进都有很大影响与助力。于此也可见比过去佛教,更形进步与生动。尤其慈善事业的建设,更是空前的发达。还有近三四十年来,受外来僧诱导,出家学佛的风气大开,当地可以出产僧伽了,消除了过去后继无僧的烦扰。同时由于佛教法事活动多,佛理讲座也兴起,以及佛学班众多,促进社群对佛教信仰与了解。此外有奉佛而立的观音堂、佛堂等也不少香火颇盛。

  【 五、新加坡佛教的未来 】

  未来还未来,如何有未来佛教的可说。不过藉过去佛教与现在佛教的发展,提出一些希望于未来的佛教。今天新加坡佛教比过去进步了,不再沉寂,且非常活跃,在佛教的教育、文化、宣传、慈善四大事业的作为、也都有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成果。

  不过在正体发展上,多少显出了偏颇的现象,希望未来佛教有所扶正。

  所谓偏颇现象,是从四大事业上观察而发现到的,慈善事业发展得太快超过其他。尤其教育事业是培养弘扬佛法人才的根本,却不甚兴盛,令人担忧!

  希望现在佛教僧俗人士,能为未来佛教作想,在现在佛教基础上,在四大事业上,要趣向平衡的发展,尤其教育人才大计,更要早图。

  因为任何事业有成,需要后继有人。

  慈善事业特盛,也需佛教本身有人承继,才能光大。

  如果佛教本身忽略人才培养,不重视教育建设,即使佛教努力作为,取得外表多方繁荣,而内在却是一片空虚,没有足用人才承继,岂不徒劳。

  因此,希望大家能为未来佛教,作出有助的贡献!要为负有住持佛法与作事的人才,加强为法为人观念,努力修学,为塑造领导未来佛教人才的建设而作积极的关注与奉献。